清棘

“小女子不才,没能打死公子的心上人。”【上】

👆这个简直戳心┬─┬ ノ( ' - 'ノ)看完之后脑子里全是坑了……忍不住写了(第一次发文挺紧张的(:3_ヽ)_)

     
      江湖之上,有雌雄双盗名号的不在少数,但要数一直在京城出没的一对最负盛名。据说没有他们入不了的宝库,脱不离的包围。

       一夜,将军府遇袭,在一片混乱之中,大小姐莫涟看清了那雄盗的眉眼,在她的记忆里,那眉眼的主人曾无数次的将她护在身后,并许她“只要我在,你就可以安心的展现笑容。”

       那是宰相家的公子司马褚,与莫涟为青梅竹马,曾经亲密无间的关系,却在三年前再无联系。

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!让我见褚哥哥!”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小姐,少爷患了失心疯,不能让您进去,非常危险。”宰相府的侍卫到是衷心,莫涟无数次尝试潜入,都以失败告终。有一次,她看到了那许久未见的背影,一袭白衣,静立亭中,似乎要与周遭的环境融为一体。她大声呼唤“褚哥哥!褚哥哥!”却未换回那人一次回眸。

         自那以后,她就再未见到她想念已久的司马褚,突然见到他的身影出现在雌雄双盗之中,心中的震惊又要怎样表述?

         莫涟下定决心要去找他,将军府中人,有谁不是习武之辈?更何况身为莫府大小姐的莫涟,虽为女辈,但是一身武艺也是丝毫不输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 束发戴冠,洗尽胭脂水粉,换下绫罗绸缎,穿上素白袍服,镜中不再是尊贵华丽的将军府小姐,而是素雅清俊的翩翩美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 带上斗笠,拿起佩剑,趁夜色偷偷离开了将军府。走在依然热闹的大街上,莫涟陷入了迷茫,她究竟该到何处去寻那来去无踪的雌雄双盗?终究是小孩子脾性,莫涟杵在大道中间,景物在眼前逐渐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小兄弟,我看你在这里站了挺久,需要帮忙吗?”一个温润的声音在身后想起,莫涟猛的一回头,心脏似乎漏跳一拍。

         面前的人墨发银冠,一袭白衣纤尘不染,手摇一柄白折扇,好一个宛若谪仙的佳公子。而这人,正是莫涟一直在寻找的司马褚。

         头上的斗笠遮住了莫涟几乎无法掩饰的慌乱,定了定神,莫涟拱了拱手,压低声音说:“在下今天刚到京城,因为京城实在是太过繁华,一时间迷了方向。兄弟看上去像是本地人,可否劳烦兄弟带个路?”

         司马褚摇摇扇子“当然可以,小兄弟随我来,我与内人也是在客栈投宿,我带你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莫涟僵在原地,内人?他成亲了?一想到她的褚哥哥那份足以融化千年寒冰的温柔不再只对她一人时,莫涟似乎感觉到一些一直坚持的东西一时间找不到了依托。

        “话说,还一直没请教兄弟名号?”一直在前面带路的司马褚突然发话了。“连墨”莫涟还是有些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连墨……是个不错的名字,在下姓司,单名一个潋字,还请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司潋?”莫涟似乎想到了什么,但是又摇了摇头,怎么会,他已经成亲了,心有所属,自己也是很清楚他不是三心二意之人,可能只是单纯的巧合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到了”二人停在一家客栈之前。“小二,再开一间房!”司马褚迈进店门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哎,这位客官,真不好意思,最后一件房刚有人住进去。”小二陪着笑“这可不好办了啊……”司马褚收起折扇“天色已经挺晚的了,要不然连墨兄弟和我挤一间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是你和你的夫人?”莫涟有点窘迫,要是褚哥哥没有成亲的话,自己到还是可以毫无忌惮的表明自己目的。但是如今,又叫自己怎么和他解释?又叫他的夫人怎么看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,我最近与内人一直分房睡,连墨兄弟大可放心。”司马褚搭上了莫涟的肩膀。“可是,我……”虽然莫涟想与司马褚多相处一段时间,但是还是清楚现状的,两人还是不要再有瓜葛的为好。【待续】